<noframes id="bnvbd"><address id="bnvbd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bnvbd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bnvbd"></form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nvbd"><address id="bnvbd"><nobr id="bnvbd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揚州網 > 

              【大家說】金戈:火車頭脫軌

              2022年09月 29日 08:18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金戈

              這一個邊關故事,是一次罕見事故:火車翻了!在“騰空翻”的第四節車廂里,有我。

              我所在部隊防區,既有寬正面又有大縱深。為了在戰場上能打勝仗,上級命令我部開赴前哨陣地進行實戰訓練;兵力投送方式是:徒步+鐵路運輸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拉出營區,正合好動的年輕人心思,大伙全都興高采烈,沒有人會料到火車會翻??梢馔膺€是不期而遇,對我而言更多一份險情,一來就是倆。

              前一晚,我們經過兩天徒步行軍,到達一個叫“雙井子”的村落宿營。有井就有水,這在干燥的沙漠地區非常難得,算得上是福地。然而,雙井的水,卻只夠村民勉強度日,并沒有多余的份額。部隊一到,生火做飯。飯沒到嘴,井底已經朝天。帶隊首長當即下令:保障群眾生活,部隊不準再從井中汲取一滴水!

              斷水,意味著什么?古人造字:“舌”邊有“水”才能“活”。這舌邊之水對我尤其寶貴。在水鄉長大的我到了西北地區,鼻腔常因干燥而出血。比如正吃飯,因為咀嚼牽動脆弱的鼻孔血管,血就一下子染紅了飯菜。這一晚,由于疲憊,也由于水分補充不足,鼻腔就不住流血。以往出血,塞上棉球會慢慢止住,而這招在雙井子不靈,塞住左邊右邊出,塞住前邊后邊出,一吐一大口。過去經常流鼻血,我都習慣了,而這一次真的感到害怕。越急,心跳越快,心跳越快,血流越多。一直折騰到夜里11點多,血依舊汩汩不止地流。說實話,我有些絕望。這時候,衛生員附在耳邊低聲說:別怕,我知道你血型,如果需要,戰友們隨時擼起袖子給你補充。我知道這是大實話,戰友之間朝夕相處情同手足,只要衛生員有話,大伙一定會蜂擁而至。說來也怪,聽了衛生員的悄悄話,我是心里踏實了還是不想驚動戰友們?血,居然不流了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隊伍繼續徒步前進。上午9點多到達預定的火車站。這站名,地圖上查不到;而且,這條鐵路線地圖上同樣未標記。

              上午10時整登上火車,我在第四節車廂。奔跑了兩天多的指戰員都很疲憊,累得腿肚子打顫,上了客車想休息,可集合的口哨響了,我們又集中在一起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列車一路呼嘯著向北奔馳。一小時的集中學習結束,大伙剛剛回到座位上,車廂驟然顛簸晃動起來,使人無法站穩?!安缓?,要翻車!”營長高聲喊道。所有人本能地牢牢抓緊物體固定自己,死亡的恐懼鋪天蓋地襲來,隨著列車跳動越來越猛烈,頭腦思維也越來越紊亂,爾后一片空白。不知過了多久,車廂轟的一聲甩了個90度,行李架上的物品亂飛,有人像紙片般被甩過來,破碎的車窗玻璃把我身邊戰友臉頰割開一道長長的傷口,鮮血飛濺……

              列車在一陣狂暴之后,安靜下來。我睜眼一看,有的戰友成了雜技演員,雙手緊抓物體雙腳騰空直晃蕩;龐大的車廂變成了站立的姿勢。我們無門可出,只好相繼從破碎了玻璃的窗口往外爬。待我出去隨即發現翻車原因:鐵路全被黃沙掩埋(狂風運沙能力超出人的想象力,一年后我在青藏高原再次經歷:早上乘車外出,傍晚原路返回有一段平坦的公路變成了沙丘)造成火車頭脫軌,其余車廂相互擠壓橫七豎八。其中第三節車廂滾下了路基,第五節車廂側翻在地,第四節車廂也就是我所在的車廂“站”了起來:一頭指向藍天,一頭插進黃沙。鋼軌被巨大的力量擰彎扭曲,猶如麻花一般,讓人驚悚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連清理人員:全到,只有幾個負輕傷。

              我平安無事!正暗自慶幸哩,排長卻指著我的腦袋問:“你的帽徽呢?”我用鐵絲纏在軍帽上的帽徽很牢固的,從來沒有脫落過,而這時無影無蹤,一定是在劇烈的沖撞中弄丟了。但由于過度緊張,竟沒有絲毫覺察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排一位姓常的副班長成了英雄。在火車劇烈顛簸、繼而騰空翻時,他把由自己保管的引信,死死抱在懷里,寧可身體負傷也不松手。引信,是裝在炮彈前部引發炮彈爆炸的敏感裝置。他如果丟開引信發生爆炸,我們全都沒命!事后,上級為他記了功。

              1970年6月26日,這個日子我無法淡忘。翻車造成的后遺癥驚擾了我兩三年:一上火車就高度緊張,產生條件反射,總要抓牢什么,再困再累,也不敢睡覺。再后來,那根曾經繃得很緊的弦漸漸松弛了,不再神經過敏。時間,是平復創傷的良藥,真是至理名言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        有近作言及邊關舊事,經網絡兩平臺發布,閱讀量超過百萬。

              古稀思華年,最憶是戍邊。

              莫道從軍累,苦后始知甜。
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煜婕

          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          91视频国产高清
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nvbd"><address id="bnvbd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nvbd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nvbd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nvbd"><address id="bnvbd"><nobr id="bnvbd"></nobr></address>